棒球潘多拉 梦想激荡在投球挥棒后

在棒球比赛中每个人都有作为一个掌控者的机会,并且需要有自身的定位和你对大局的判断。

华西都市报:当《棒球英豪》的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在80后的记忆里慢慢褪去时,在成都,有那么一群人,他们非常执着地将漫画中的热血沸腾与梦想激荡搬进现实,他们看棒球、打棒球、爱棒球、迷棒球,把身体和灵魂都丢到棒球场上。棒球趣读

棒球分两队进行比赛,每队9个人,两队轮流分为攻、守两方。攻队队员依次上场,在本垒位置用球棒击打守队队员投来的球,再通过跑垒的方式争取得分。

一场棒球赛共有九局攻守,九局结束后得分最高的一队就胜出。棒球运动的集体性、对抗性很强,得分情况十分复杂,正式的棒球比赛需要4名裁判员。

棒球守队投手在投手丘投向本垒处攻队队员的球速一直是个热议话题,据了解,顶尖的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投手投出的球能到160公里/小时左右的速度,业余的投手有的能投出110-120公里/小时左右的球。

而投手板的前沿到本垒板尖角的距离是18.44米,顶尖的MLB投手一颗球投出去后,约0.3秒的时间就能到达本垒。

33岁的大连人豆叔用满腔热血诠释着对棒球的喜爱,关于棒球,豆叔有他个人独到的认识,“棒球对抗是一种含蓄的张扬。”豆叔说,棒球竞技看起来没有足球赛或篮球赛的激烈肉搏,却比它们更讲究智慧和决策的博弈,棒球对抗是一场看不见兵刃的拼搏。

豆叔的青葱岁月里没有留下《棒球英豪》,第一次接触棒球是一款棒球电玩游戏,那时豆叔正上初中,这款游戏就把棒球的种子丢进豆叔心里了,“那时候就觉得,棒球是一种高智商运动,是对体力和脑力的双重挑战。”

棒球的种子在豆叔心里冰封了15年,直到2009年终于一发不可收拾的萌芽、发枝、长叶。那一年豆叔到金牛区体育馆看了一场国内职业棒球联赛,到现在他都记得当时有多激动,“在看台上远远看着,心里面像伸出了手脚一样,有强烈的意愿想到球场上去触碰球,去摸爬滚打。”

接下来的日子,豆叔就开始在同城寻找业余棒球者的踪迹,最后他找到了成都四叶草棒球俱乐部,这是一个全部由棒球业余爱好者组成的团队。但找到组织后的最初半年,豆叔就如同一个害羞的小媳妇般,只是在场外观看大家练习或比赛,他心里那株刚萌芽的小苗子正在等待最好的季节。

2011年3月的一天,对豆叔来说意义重大,他终于走上了棒球场,用了半天的时间在球场上挥洒汗水。如同压抑了千年的火山在一瞬间喷发,豆叔爆发出的能量惊呆了众人,而且他的热情时至今日也没有半点降温,“触碰到的那一刻,就感觉到棒球会给我源源不断的动力了。”

四叶草里的人爱这样称呼他——燃烧的豆叔,之所以被冠名“燃烧”,豆叔觉得大概是拼得太狠了,“刚开始加入时,完全零基础,但是棒球遵循木桶原理,只要有一根短板就会影响整体,所以有阵子是铆足劲追赶大家。”追赶是快乐的,当豆叔追赶上大家后,四叶草迎来了一场全国性质的业余联赛,成都有4支本土业余队伍角逐,原本底子非常薄弱的四叶草居然赢了一组比赛,这对豆叔来说,犹如釜底添薪,他燃得更旺了。

现在,能让豆叔保持激情燃烧的还有豆叔的儿子小豆豆,受豆叔影响,5岁的小豆豆也迷上了棒球,“我投球,他能击球。”有关兴趣爱好,还有什么能比子承父业更让当爹的义无反顾呢。

因为棒球,豆叔认识了高高。高高是四叶草的经理,8年的时间里,她把一个只有5个人的棒球爱好者团队扩充成了保持在200人以上的团队。

2005年的一次偶然机会,高高到棒球场观摩了一场职业棒球赛,“一场比赛下来,完全没搞懂运动员们在干什么,”新奇感驱使高高继续追寻棒球,她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棒球爱好者QQ群,更准确的说是当年四川蛟龙棒球队的粉丝群,叫“蛟龙球迷会”,这也是四叶草的前身。

当高高进入这个群时,完全惊出了一身汗,整个球迷会居然只有5个人,“那个时候蛟龙棒球队还是国内非常有名气的球队啊。”随后,5名成员在成都某破旧的足球场上第一次聚集,高高就在那时把一份眷恋栽种在了队里,后来长大成为一种坚持。经历过多次的分分合合,太多人的来来往往,四叶草终是成长为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棒球爱好者大本营,人数保持在200人以上,高高在这期间从没有离开过。

“在沮丧和绝望的时候,想一想棒球,就没事了,”高高说,棒球的魔力在于它充满了悬念和奇迹,“投出一颗球后,你永远无法预计接下来的得分情况会是怎样。”在棒球中,高高能找到关于信任、希望和奇迹等有关人生的真谛。

高高不挥杆,不投球,就在球场外追随棒球8年多,2008年她到北京追奥运会,2010年到广州追亚运会,2013年到日本追WBC世界棒球经典赛、到大连追全运会。大家都说高高已经完成观摩棒球赛事的“大满贯”,不过对她自己而言,看比赛不是一种可以炫耀的成绩,只是认识和了解棒球的手段。

在看亚运会棒球赛以前,高高对棒球的喜爱是一种狂热,没有任何理智和自我,但看过亚运会日本队与台北队的一场跌宕起伏的对抗后,她领悟到棒球更深的内涵,“如果棒球是一个人,在这之前我只懂爱他的容颜,可后来我看到了他内在的学识和品德,爱的是一个完整的灵魂,我想才算是深爱。”

“bang……”,一只急速飞来的白色小球被捕手稳稳抓住,四叶草与来自西安的一群棒球爱好者的友谊赛拉开。你一定不敢相信,稳、准、狠的干练捕手居然是个相貌甜美的姑娘,她用棒球帽藏起了长发,半遮着脸庞。女孩儿叫英语,今年20岁,对棒球的炙爱让她甘愿放下女儿身,做个棒球场上的“汉子”。

如果忽略《棒球英豪》,英语初次接触棒球是2010年踏进大学校园后参加学校的棒球协会,初次试水后,她就被棒球深不可测的魅力所迷惑。

后来英语结识了四叶草的同伴们,但她发现自己玩棒球的强烈意愿和玩棒球的能力似乎完全是两码子事,“喜欢棒球,就渴望融入到其中,”于是英语悄悄为自己定下了训练计划:连续一年的时间,她每天晚上花一个小时时间对着学校围墙独自练习投球、接球和技术动作等。现在若有英语在球场上,大家都会忘了场上还有性别这回事。

有英语这样的典型出现后,四叶草的兼职教练清哥恨不得所有人都拿出“女汉子”的劲。“对于业余棒球者来说,训练也许是最大的挑战,”清哥曾是清华大学棒球校队的队员,在四叶草就算得上是最“专业”的棒球选手了,“大多数人没有科班训练的基础和专业的教练做指导,在打棒球的路上总会遇到技术上的瓶颈。”清哥太清楚了,棒球技艺是棒球的生命力。

2012年下半年,四叶草经历了一次低迷期,前任队长离开,与友队的比赛屡屡败下阵来。

豆叔又一次燃烧自己,首先是给每个人做思想工作,把主人翁的意识拿出来,接着是磨练技术,“看专业比赛的视频,看慢动作指导这些吧。”

投球、挥棒、奔跑、传球,来一场大汗淋漓,感受同伴之间的信任,边运动边碰撞智慧火花,这些对清哥他们来说是最快乐的。在建筑院上班的清哥常常为一张建筑图稿焦头烂额,经常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赶到赛场,匆匆两三个小时后,他就已经在奔回办公室加班画图的路上了,但他觉得值,“能和一群人做大家都喜欢做的事,还有什么比这个值。”

每个周末都是值得期待的,四叶草会有一场雷打不动的相聚,当你还在被窝里挣扎是否要起床时,成都的某个棒球场就已经聚齐了一群人在摸爬滚打,如果遇到邀约友队切磋比赛,没等晨露干透,豆叔和清哥等人就会出现在球场。“最高兴的就是当大家想打棒球的时候,就有地方、有人一起打棒球。”

有时几个人,有时十几二十个人,高高说,众人早已有心照不宣的默契,“你来或者不来,铁打的营盘永远在。”除了棒球,他们还一同分享别的快乐,比如从某人的娱乐八卦扯到政治、经济、民生,或者品尝高高亲手做的饼干和糕点等,“绝不只是出一身汗的畅快。”

“不只是身体的运动,更是智慧和决策的博弈。”关于棒球的体会,每个爱棒球的人各有情愫。但他们都会告诉你的是,棒球如同潘多拉的盒子,你永远不知道一颗球投出去后,接下来的场面会是如何。高高说,这就是棒球的魔力所在,就算阅尽世间所有赛事,也看不尽所有的比赛状况,“棒球充满悬念与奇迹。”

“当我跟别人说我爱棒球时,不再被对方异样的眼神拉入‘非主流’派,”高高说这就是每个爱棒球的人的愿望。在美国,棒球是生活的一部分,在日本,棒球是文化的一部分,她坦白自己爱棒球的心很“不安分”,“想要更多的人知道棒球、了解棒球、接触棒球。”

在日本留学的四叶草成员Ace被圈内人称作“棒球疯子”,为了钻研棒球文化他选择到日本留学;也为了追看亚运会每天只睡4个小时,其他时间都用来打工攒路费,“我正在学习怎么把棒球带到更多中国人身边,到日本留学和追球赛都是必要的功课。”

“大多数人听说我为了棒球四处奔走,都觉得我这样的人不靠谱,”面对这样的评价,高高总有些失落。“把自己交给你的团队,在一场充满未知的运动赛事中,你能体会到信任、包容和鼓励,感受每个角色都有作为一个掌控者的机会,创造各种奇迹。如果更多人能来体会这种感觉,也许就明白没有不靠谱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