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义安驸马张亮声少年得志黑白通吃晚年欠债6亿只能纵身一跃

15号那天,向佐发了个微博,大赞老婆生完宝宝更美了,还用了“伟大的妈妈”这个说法…

殊不知,坊间早就不流行称赞母亲伟大,独立女性们认为称赞女人请称赞她本身,“伟大的母亲”是对女人的道德绑架。

接下来更糟的是,八卦从不缺席的向太拍马赶到,向太评论:当初说生三个娃的是郭碧婷本人,我们可不逼她,我们会奖励,奖品是香奈儿和珠宝…

不信?不如我们讲讲隔壁向佐大伯,新义安龙头老大家的故事,大伯家可是帮女婿还了三亿赌债呢。

最关键是隔壁的故事已经剧终,63岁的新义安驸马张亮声再欠债六亿,他回到儿时居住的旧宅,抽完人生最后一支烟,从13楼一跃而下…

他的父亲张人龙人称“新界王”,今年9月,103岁的张人龙过世时,香港黑白两道有名有姓的人物都来了。

几百名警察守在灵堂外,黑色的轿车一辆接一辆的驶入,车上下来的都是新闻版面上经常出现的人物,无声的诉说着去世的老人生前有多么风光。

张亮声是新义安驸马,向华炎最倚仗的女婿,香港台球界大神,出生时含着的至少是把银汤匙,一生没没过过穷日子他为何会落得个晚景凄凉,父亲岳父那么有钱都见死不救?

民国时候,中医张知行开设“知商行”经营粮油百货、成为远近闻名的富商,他是张亮声的爷爷。

张知行儿子张人龙长袖善舞,白道与港英当局交好,黑道与新义安老大向前是拜把兄弟。

14个崽里不乏公众人物,例如邵氏打星傅声也是他的儿子,傅声英年早逝,在去片场的途中死于一场诡异的车祸。

张亮声儿时家中来往的都是当地龙头,他从小就过着客似云来,迎来送往的生活,练就一身应酬功夫。

张人龙对子女管教不多,但张亮声从小格外聪明,武术象棋,台球保龄球网球,写作演讲,他接触即上手。

蝉联三届加拿大学院网球公开赛冠军、得过加拿大保龄球公开赛季军,写的英文小说《礼物》(the gift)被评为加拿大作家联合会短故事奖,在华人圈中煞是醒目、俨然人中龙凤。

父亲再纳妾,先后娶了四房妻子,生下九男三女十二个孩子,还有5个女仆、两个奶妈和其他帮佣,一大家几十口热闹非凡。

尽管母亲早逝,但向华炎在家中地位超然,他不喜练武一心读书,父亲也不强迫,几个小妈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新义安老大向前生意应酬众多,他在家从来不提外面的纷争,也不允许子女打听自己的事。

一个寻常的上午,向前突然把向华炎叫到面前,他出奇地平静严肃,一边给儿子整理衣服,一边把三岁的向华胜,五岁的向华强也叫过来,对大儿子说:

“我一直忙外面,一转眼你已经这么大了,弟弟们还小,你多照顾他们。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新义安社团事务由向华强的母亲接手,女人当家贵妇外交,对内挤兑其他妻妾,对外在帮会内不得人心。

彼时在卫生署做职员的向华炎,不得已开始染指帮会事务,从不谙世事不问油盐的长公子变成新义安龙头“四眼龙”。

那些年生活颇为艰难,帮会中弟兄众多,都等着开饭,最困难的时候二妈林惠英,也就是向华强生母病重住院,一家人掏不起8000块,“四眼龙”到处求情筹钱、总算将医药费凑齐。

直到70年代初,向华炎放下文人芥蒂一心投入社团,他涉足夜场生意,带着向华强向华胜等几个弟弟经营夜总会,KTV和酒店生意,社团环境才算好转。

他把大女儿向咏仪送到加拿大升学,向咏仪和张亮声一见钟情,两家大人对这段关系也是喜闻乐见。

张亮声和向咏仪的婚礼,并非豪门联姻的奢侈,但也是两个大户人家办喜事,向、张联姻,一则是向家拉拢白道势力,一则是张家在黑道落子,两家各取所需、相得益彰。

婚礼之后,张亮声迅速成为岳父身边红人,他爱玩会玩,自信精明,好赌够狠,一身台球绝技打的出神入化,人称“化功大师”。

他很快成为岳父左膀右臂,翁婿相见恨晚,霸业蓝图就在眼前,张亮声性格里浓烈的江湖特征是向华炎所不具备的,他们打算大干一场。

向华炎将旗下最赚钱的两个赌场交给张亮声打理,每日现金如流水般涌入,张亮声数钱数到手抽筋。

同时,张亮声得到岳父耳提面命,联手新义安干将纪宝,拿下14K手中的尖沙咀。

80年代中期,长子向展成、女婿张亮声相继进入帮会,早期加入的几个向氏兄弟都已成为新义安高层,华强、华胜兄弟也在电影界玩得风生水起,新义安成为并肩14K、和胜和的全港三大社团之一,势力遍布多个行业、在江湖上举足轻重。

新义安与14K是多年宿敌,14K人马充足但内斗频繁,新义安早就想杀杀14K的威风。同时,14K手中的尖沙咀油水丰厚,新义安垂涎已久。

先是张亮声单枪匹马夜闯台球厅,三五局就拿下了看场子的台球好手,输球马仔不肯赔钱。

正中张亮声下怀,他操起球杆一顿暴揍,14K小弟来不及提刀已被打得落花流水。

14K长老黑白无常又找到张亮声复仇,奈何纪宝和张亮声功夫不错,14K还是没能讨到好处。

新义安马仔训练有素,三人一个小组、背靠背且战且进,悍猛异常,将14K部众杀得一败涂地、四散逃窜。

经此一战,14K元气大伤,在尖沙咀受到重创,张亮声、纪宝因此名声大噪,与向华波、余永焯一起成为新义安“新四虎”。

因身后家大业大,澳门叠码仔视他如衣食父母,张亮声曾一次赢钱五千万,请整个场子饮茶。

客服人员为了留客,伺候的比亲爹都好,让顾客真正以为自己就是上帝,身陷吹捧与虚荣的漩涡。

不久张亮声卷入与联英社的一起冲突中枪受伤,向华炎对这个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女婿看得很重。

十年来,金碧辉煌的澳门濠江夜夜在他梦里出现,他随身带着一把扑克牌,没事就跟人玩几把。

这次欠了5000万,他回港后东拼西凑,把手上的生意卖掉,好不容易还清了赌债。

此时的张亮声,与妻子的感情已经破裂,两人长期处于分居状态。随着年纪渐长社团生意他也参与不了了,豪宅卖掉还赌债,他搬进新界上水屋村。

张亮声潦倒贫困,几乎断了和家人的联系,他未必不知道赌是一条不归路,可他太想拿回失去的一切。

13年7月,新界上水,彩园村彩华楼十三层,张亮声在电梯间抽完一支烟、纵身一跃告别人间。警方在现场发现一纸遗书、自述因金钱问题选择结束生命,生前曾向亲人短信告别。

中国星造就多少明星,拍过无数电影,可向华胜在北京去世时葬礼上出现的艺人也是寥寥无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