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网球的魔幻之年

过去总是有很多成就,未来也总是充满希望和光明。对于年终总结和来年期望,人们总是用这样的方式去抒写。那么多年过去了,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或是约定俗成的思维。

站在2021年的年末,我脑子里总会想到2019年末那句广为流行的线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温网1/4决赛,费德勒在先输两盘之后,第三盘被胡尔卡奇送蛋。这座球场承载着费德勒无数的荣誉,见证了他夺得八座金杯的辉煌时刻,在这本厚厚的史册上,最新的一页清晰地记着费德勒难堪的失败。

很多人怀疑,这场比赛会不会是费德勒在温网的最后一场比赛,如果是以吞蛋的方式告别温布尔登,显然不是令人满意的结局。

我们总希望英雄能以体面的方式转身,能带着胜利告别,以完美的笔法去书写个人历史的最后一页。可这样的期望终究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就比如,两届大满贯冠军李娜,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在温布尔登,这场比赛已过去了7年半的时间,我仍清晰地记得她职业生涯最后一分是发出了再见双误。

前四轮,纳达尔都是直落三盘取胜,四场比赛有两场出现了6-0送蛋的悬殊比分。1/4决赛,纳达尔以最后一盘送蛋的方式3-1击败了施瓦兹曼。半决赛,纳达尔迎来了终极考验,他第58次面对排名世界第一的德约科维奇。

半决赛的首盘,纳达尔6-3获胜,场面显得波澜不惊。随着比赛的推进,纳达尔逐渐陷入了被动,他以3-6丢掉了第二盘。第三盘是整场比赛的关键,纳达尔必须拼下来才能再次占据主动,在一路打到6-6平局之后,纳达尔以4-7输掉了抢七局。第四盘对纳达尔来说是背水一战,他在最后阶段扯下了脚上的扎带,这样的举动堪称壮烈,所有人都看得出纳达尔在做最后的殊死一搏。

遗憾的是,全力以赴的纳达尔终究还是以2-6输给了德约科维奇,这是他在法网的第3场失败,此前他已经赢得了105场比赛,拿到了13个冠军。

输掉法网之后,身心俱疲的纳达尔回到了家乡休整,而这一歇就长达2个月之久。直到8月初的华盛顿站,纳达尔才重新复出,他只打了两场比赛就宣布退出其后的美网。纳达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法网之后的脚伤一直没有痊愈,不得不提前结束了整年的赛事。

本月17日,复出的纳达尔在阿布扎比表演赛输给了老对手穆雷,接着又输给了22岁的沙波瓦洛夫。一老一小分别让纳达尔尝到了久违的败绩。这不禁让人担心,现在的纳达尔究竟还有几成功力?他会从此步入下坡路吗?

在一片质疑和不安之中,纳达尔曝出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一向小心谨慎、认真做好防疫措施、且接种过疫苗的纳达尔在这个关键节点上不幸“中招”,势必会对他1月中旬的澳网造成影响。

对于纳达尔的球迷来说,目前最大的期望就是偶像的健康,希望他的复出之路能顺利一些,不会像费德勒那样一波三折。毕竟,明年的法网很可能是纳达尔再夺大满贯的最后机会。

四大满贯夺得3个冠军1个亚军,这放在任何年代,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非常傲人的成就。

但是,贪心是所有人的弱点。在连续赢得澳网、法网和温网之后,围绕德约科维奇能否夺得年度全满贯,甚至年度金满贯的话题就一直不断。在一篇喧嚣声中,德约科维奇渐渐迷失了自己,他的内心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赢得温网冠军之后,德约科维奇原本没有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打算。他直到最后一刻才宣布订了飞往东京的机票,此行要去为国家夺得金牌,也为自己争取金满贯的荣誉。

来到东京之后,情绪亢奋的德约科维奇不顾本国全体队员的反对,执意报了男单和混双两个项目。在很多人看来,德约科维奇趁着连夺三个大满贯的火热状态,不仅要夺得奥运单打金牌,甚至还想再拿混双金牌。

其后发生的一切,我们都知道了。他在半决赛输给了兹维列夫,接着在铜牌争夺战中输给了布斯塔,再然后的混双比赛直接退赛了。身心俱疲的德约科维奇终究还是没有战胜东京湿热的天气,没有战胜强大的对手,更没有战胜野心勃勃的自己。

仰天吼叫、砸烂球拍,落败后的德约科维奇难以掩饰自己的失望和愤怒。怀揣着两块金牌的目标来到东京,结果却两手空空地回家。

来到美网之后,德约科维奇在半决赛之前都是小遇挑战顺利过关。在半决赛,德约科维奇遇到了东京奥运会战胜自己的兹维列夫,他与对手一直打到了决胜盘,最终以6-2的比分拿下了最后一盘。之所以能成功复仇兹维列夫,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德约科维奇强大的调整能力、丰富的比赛经验和充沛的体能储备。

决赛那天,看台上来了很多社会名流,大家都在期待德约科维奇能顺利夺冠,实现年度全满贯的伟大目标。在比赛过程中,电视直播多次给出了罗德拉沃尔的特写镜头。如果夺冠的话,给德约科维奇颁奖的很可能就是这位男子网坛史上唯一的年度全满贯球员。

观众们充满期待地来看比赛,期望能见证历史,但这场决赛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精彩,甚至没有什么波折,就像是大满贯一场普通的第一轮比赛,如果对阵双方不是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的线,梅德韦德夫以令人意外的轻松战胜了德约科维奇,并且斩获了首座大满贯奖杯。相比于东京奥运会上的愤怒,德约科维奇在美网决赛最后一个局休时表现的却是无可奈何的失望,比赛还没结束,他就用毛巾掩着头,痛哭流涕。

从整个网球历史来说,现在的费纳德三巨头堪称为最伟大的三位球员。即便是伟大的三巨头,他们2021年的经历也堪称魔幻。

有人说,我们正在经历的时代或是网球发展史上最伟大的时代。站在2021年的终点,我们不知道新时代是否来临,但旧时代显然已即将结束。

不止于三巨头,放眼2021年整个网坛,那么多魔幻的、超越现实的事件一再上演,它们叠加在一起,压抑在胸口,让人再难以像往年那样激起昂扬的情绪,低落取代了激昂,困顿淹没了向上的进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