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破“堡垒”重在坚持

为了“打动”医院,和医院接触时,我试着淡化敏感问题,希望对方同意我去体验。2011年12月13日,我又一次来到齐鲁医院相关负责人办公室,向他解释这组报道的初衷。但不管我怎么解释,他就是不同意我去体验医患纠纷的处理过程。

为了说服他,我选择了死缠烂打的方式。当天他很忙,但我一直呆在他办公室里。他一有空,我就问一些医患纠纷方面的问题。在与他的交谈中,我认识到之前自己的一些想法有不现实的地方。其实,处理医患纠纷的部门并不是天天都有纠纷可处理,医患之间的矛盾很多都是些小摩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